西藏网_252

拉萨的温柔
“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在雪山之巅把我的魂唤醒。回到拉萨,回到了布达拉……”拉萨、雪域、高原,人生、柔美、巅峰,无不让人神往。庚子暑期,我毅然踏上前往西藏圣土的寻父之旅。  飞机落地,我们到达拉萨。父亲三步并两步地赶至门口!我不顾有没有什么高原反应,扑向他的怀里。霎时间,泪腺失控了,各种滋味一时间齐齐涌上心头,我半晌无言,只顾沉浸在父亲宽大的臂膀里。  第二天晌午方醒,窗外,是构成拉萨河谷两侧的山脉,一为南山,一为纳金山。阳光普照之下,是闪闪发光的绿色和金黄。傍晚,天空呈一片浅蓝,映衬之下,南山宛如一个调色盘,将天空的浅蓝承接而下,渐变成这蓝和绿的自然。第三天的清晨,雾霭未散,远观纳金山脉,半山腰处,犹如棉花糖似的白云悠悠,把山罩在怀中,宛如身边的父亲慈爱地看着我。  我与父亲漫谈许久。一度,我不知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更不知到这里有何意义。青藏高原上的拉萨河谷里,我知道了这些。“祖国的进步需要每个人的付出。我的奉献不过一点一点,为国戍边,应当是我们的职责,中华男儿,若都惧怕风险与困难,哪里还有什么国家富强,民族复兴?”我心中,暗自刻下了这几句刚强而又柔和的话语。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解释何谓担当,何谓勇气,但我知道,懂得付出,懂得奉献,就是最勇敢的担当!没注意,又有几抹泪滴滑落脸颊;没注意,我竟变得如此善感;没注意,我在父亲的一言一行中体悟到生命的价值和“匹夫有责”的含义……痴痴望向书房外两侧的山脉,纵使它们是那么的娇柔蔚丽,却带着边疆人民坚强刚柔的气概。  在我的想象中,青藏高原应是干旱少雨的,在这三千六百多米的陆地之上,何来的雨水?而这净土的一切都出乎我的意料。自到达的那一天起,连续数日有小规模的降雨。由于日照时间长,地表蒸发量大的原因,这些雨水并不能保存很久,但是雨滴从天而降的过程却十分招喜。通常是每日的下午,阴云聚满了天空,这些灰黑色的云彩,却不像北京雷雨时分的暗黑遮光,缕缕柔和而又闪耀的金光依旧可以从灰色的薄云层中略略透过来普照拉萨。雨滴总是在云彩表演结束后才下落的:它们并不聚集,也不分散,总是悠闲地下降高度,不急不缓地飘落于大地之上。纵使有雷雨,那雷也总不会吓人一大跳的,只不过一点一点,像是远处的鸣叫,好似可可西里湿地中藏羚羊、黑鹳和藏绵羊交错的杂声。一切,于我心旷神怡。拉萨这温柔的雨,是这高原上喜人的精灵,跳跃着带来柔和的生气。  来到雪域高原,来到拉萨,感受着山美,水美,人更美!